旅游 > 老官山汉墓为成都添丝绸之路南起点新佐证

老官山汉墓为成都添丝绸之路南起点新佐证

发布时间: 2014-5-5   点击次数:599次
信息载入中,请稍等!

  成都老官山汉墓的重大考古发现,已成为中国考古界本年度最受关注的热点之一。考古专家现场查看此次出土的织机,并初步为其“验明正身”:它们是带有提花功能的丁桥织机模型。这意味着,由成都生产的蜀锦,沿着丝绸之路源源不断地大量向外输出,对于促进东西方物质文化交流,推动人类文明的进步,做出过不可磨灭的重大贡献。成都,作为丝绸之路的起点再添新佐证。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时隔一千多年的时光,如果没有亲自去过成都,我们很难想象杜甫彼时在草堂门前浣花溪边望向西岭雪山时是怎样一番美丽的光景;“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如果没有亲自去过成都,我们很难感受诸葛亮在中国传统君臣社会和读书人心目中的地位;“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如果没有亲自去过成都,我们也很难看到深秋时节尽种芙蓉的一派锦绣之色。

 

  从辽阔的中国地图上,有心的人会发现,长江截止到四川省宜宾市,上游的部分其实并不叫做长江,而叫金沙江,而金沙江流到宜宾时就与另一条江汇合,那就是岷江,因此严格地讲,如果我们把金沙江当作长江的上游,就不该把岷江仅仅算作长江的支流,而也应把岷江一并当作长江的上游,况且一条岷江的水力资源蕴藏量就占去了长江水系的1/5。从这个意义上讲,岷江的上游锦江绝对有资格成为长江的源头,而成都作为锦江边上最重要的城市,从古代开始就一直承担着与长江中下游互相贸易的重要枢纽作用。

  陆路方面,远在四千年前,四川盆地就存在着几条从南方通向沿海,通向今缅甸、印度地区的通道,被称为“南方丝绸之路”,也称蜀身毒道,是我国古代从四川成都,经云南的大理、保山、德宏进入缅甸,再通往印度的重要交通线。一些重要的考古发现,如三星堆出土的海贝、象牙,大溪文化的海螺和象牙,茂汶和重庆涂山出土的琉璃珠,都不是本地所产,而是来自印度洋北部地区的南海,这些都充分证明巴蜀先民与南方世界有所交通和交流。从公元前4世纪开始,蜀地商队就已经驱赶着驮运丝绸的马匹,走出川西平原,踏上了崎岖的山间小道,翻山越岭,跨河过江,进行着最古老的商业贸易,从而开辟了这条我国通往南亚,西亚以至欧洲的最古老的商道。

  成都不仅仅是南丝绸之路的“地理源头”,近日在老官山汉墓的重大考古发现则又一次印证了成都作为我国四大名锦之首“蜀锦”的产地,也同样在北丝绸之路中奠定了重要的“产品源头”地位。对于北丝绸之路而言,成都是生产中心,长安只是发货中心。

  作为南丝绸之路的“地理源头”、北丝绸之路的“产品源头”和沿长江无论东西皆无法绕过的节点,源远流长的历史和勤劳智慧勇敢的祖先已经将成都作为中国西部一颗最耀眼的珍珠放到了今人面前,交在了我们手中。

  今日的成都,已经是一个辖区面积12119平方公里,常住人口达到1400多万人的“新一线城市”,是中国西部的科技、商贸和金融中心,交通和通信枢纽。2012年成都实现国民生产总值8,138.94亿元人民币。经济总量名列省会城市第二位。2013年,成都继北京、上海、香港后成为第四个举办“财富全球论坛”的城市,是实行72小时过境免签的第四个城市,外国领馆数量全国第三,区位优势明显。

  从全国发展战略和态势看,成都的区位优势决定了它无可取代的独特地位。它地处西南腹地,却因地理位置和历史沿革的原因,成为了一片工、农、商业俱得发达的天府之国。往北穿过秦岭,直通西安,古有北丝绸之路产销连结,今有宝成铁路日夜往来不绝;往南对接昆明,及至越南、老挝、缅甸、泰国及印度,旧时南丝绸之路运送美丽的蜀锦,现代南丝绸之路则往来如潮的观光客;向西深入令人沈醉的川西、青藏高原,不仅仅在“反分裂”的政治、军事战略高度意义得以彰显,在前一段时间广为流传的“新四大俗”里面“丽江开客栈、辞职去西藏、骑行318”都以成都为重要的节点,使得这座城市俨然也已和新一代的年轻人青春的印记重合在了一起。向东则可顺江而下,滚滚东逝水,浪花淘英雄,就像这个国家一样,安然走过历史的三峡,昂首奔向广阔的蓝海。因此把成都作为中西部发展战略中的重中之重,是一个极其科学、必然且正确的选择。2007年6月7日,国务院批准成都市作为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只是初始的第一步,更多的政策支持,当在来路上。

  区位优势、经济数据、发展前景预期更多的都是通过具体的统计数字或调查研究表现出来的,这些当然都是一座现代化城市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然而这些也都只是一座城市的腠理、肌肤和肠胃,而真正的骨髓,在于这个城市的人和他们所具有的精神气质,这才是千百年来此城为此城而非彼城的关键,一座没有独特个性和鲜明的精神气质的城市,是不能生存的,更遑论发展。

  成都恰恰是中国最具鲜明独特的精神文化气质的城市,甚至没有之一。我们可以不谈悠久的建城史、历史名胜古迹、文人骚客墨宝,可以不谈“水旱从人,不知饥馑”的天府之国、走出过无数各行各业各界杰出英雄人物的人杰地灵,可以不谈汶川地震和雅安地震中成都作为大前方和大后方对震区的强有力支持和整个过程中所表现出的勇敢、坚强、智慧和地震不忘打牌的“幽默”。甚至我们连憨态可掬的大熊猫都可以不谈,我们只要想到不管跟任何人提到成都,就下意识的反馈回三个字“好吃的!”,就知道在这个民以食为天的国度里,成都的无上地位。

  我总是常常想到梦到这样一个场景,行走在当年无数文人墨客走过的水边,晓看红湿处芙蓉花开,锦绣满城,夜逛阑珊处春熙涌动,美女塞路,火锅吃到双唇无感、树荫下喝杯茶、搓会麻,耳畔传来丝绸之路上马帮的铓锣声响,眼前便徐徐展开一幅未来比蜀锦还要美丽的成都新颜。

关键词:
Copyright © 2010-2014 河南炎黄姓氏历史文化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咨询电话:086-0371-65525379 传真:086-0371-63218083 地址:中国·郑州市花园路2号 邮编:450003 E-Mail:yhshwh@126.com 在线QQ:214863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