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 南水北调河南考古之娘娘寨:或为郑国的辉煌起点

南水北调河南考古之娘娘寨:或为郑国的辉煌起点

发布时间: 2014-11-12   点击次数:754次
信息载入中,请稍等!

 

娘娘寨内城9号夯土基址

 

发掘全景(省文物局供图)

郑国举国东迁,缘起于一次朋友间的密谈

密谈的一方是郑桓公姬友,时任司徒——掌管土地、财政的大官儿。当时西周积弊深重,周幽王又宠信褒姒,干了不少不着调的事儿,导致社会上暗潮涌动,危机四伏。身处漩涡中心,姬友深知大难降临,大厦将倾,却无能为力。作为郑国国君,他存了点私心,想在暴风雨来临之前,让自己的子孙远离灾难。

天下之大,何处可以安身?何处可以长宜子孙?姬友彷徨犹疑,难以决断,于是找太史伯请教。

这是敏感话题,能坐在一起商量的,必定是私交甚好又极有见识的好友。太史伯对天下大势了然于心,毫不迟疑把今郑州当成唯一答案:“独洛之东土,河济之南可居。”姬友探讨了东南西北各种可能,最终还是选择了太史伯的意见。

这次交谈影响深远。“人挪活,树挪死”,郑国举国东迁,避过灭顶之灾,在新地盘扎下根,还迅速壮大为地域性强国,其富有活力的商业、风情万种的音乐,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次交谈对郑州更是意义重大。400年的郑国在这片土地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自隋朝起,郑国故地就得名为郑州,沿用至今。

但郑国东迁留下了很多谜团,比如他们最早落脚在哪儿?作为“外来户”,如何吞并了一个个“坐地炮”?

南水北调的一项意外发现,似乎让历史真相浮现在我们面前。

索河岸边谁家古城?

残损的城墙,断断续续地勾勒出一个荒废的古城,其西北索河环绕而过,南边则是一个大冲沟。在古代,这显然是建造城堡的好地方。

荥阳豫龙镇寨杨村民代代相传,村子西北的这座古寨,乃是北朝“武威娘娘”的军寨,所以叫娘娘寨。

2004年,南水北调文物调查启动,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来此调查和试掘,发现娘娘寨比村民传说的还古老,其地下文化层堆积厚达1~5米,保存有两周时期夯土城墙,城址外有宽近50米、深达8米的护城河。

这项调查表明,娘娘寨遗址有重大考古价值,南水北调干渠占压面积也较大,因此被列为发掘文物点。

20086月起,娘娘寨遗址发掘正式开始。数十位探工详细勘探,发现遗址东边和南边有外城墙和外城壕,与西、北的索河相连,形成封闭形城圈,总面积近100万平方米。经解剖,确认外城墙始建于春秋,战国时期曾进行扩建。

现存于地面上的古城寨,是遗址的内城,现残存有部分北城墙和南城墙。考古解剖表明,北城墙下部被春秋早期灰坑打破,下部城墙内的包含物均不晚于西周晚期,同时北城墙叠压有西周中晚期的遗迹。因此,考古人员判断内城墙年代上限为西周晚期,下限为春秋早期。结合城墙夯土自身的结构特点,内城墙始建年代应为西周晚期。

发掘内城地面时,考古队员发现一个奇特的地方:内城不过8万平方米左右,规模偏小,但布局和建筑规格却较高,分为宫殿区、作坊区、一般居住区、仓储区等,完全具备宫城应有的功能。城中央有6处夯土基址,规模庞大,上面应该建有气度恢弘的宫殿。

有趣的是,这些夯土基址的始建年代,也是西周晚期。这一点引起了考古队员们的高度关注。

西周时期,郑州地区封国林立,但2008年前还没能确认一座西周城址。被证实为西周古城址后,娘娘寨遗址就夺了这个“第一”,具有重大学术价值。

因荥阳能确认的西周封国是东虢国,所以曾有人将娘娘寨与之联系起来。但城址的始建年代确认后,这种说法不成立了。东虢国为西周初年封,是周文王弟弟虢仲的封地,娘娘寨城址的年代和规模与之相去甚远。

娘娘寨遗址发掘祭祀坑

娘娘寨遗址出土西周晚期玉璜

那么,这是谁家的城呢?

桓公寄孥始建该城?

对于娘娘寨古城址的身份认定问题,主持该发掘的张松林、张家强进行了大量考证。两位张先生认为,两周之际,发生于郑洛地区最为著名的事件就是郑桓公东迁,而桓公寄孥又是十分玄解之事。娘娘寨城址与此有很大关系,该遗址的发现与发掘,为探寻这段历史提供了重大线索。

当初郑桓公姬友向太史伯请教何处可以安居时,太史伯毫不迟疑地指向“洛之东土,河济之南”。

姬友有点意外:“为什么是那个地方?”太史伯分析道:那儿是虢、郐的势力范围,这两国国君贪图私利,百姓不认可他们。如今你是司徒,手握大权,只要提出请求,虢、郐之君必会分地给郑国。而这些年你政绩出众,深得百姓爱戴,有了立足之地,“虢、郐之民皆公之民也”。

太史伯的确是位高人,他所预见到的,后来都变为现实。姬友很低调,说是要找个地方“寄孥”,就是安置自己的家小和财物。面对无比亲切、有了难处的朝中高官,虢、郐两国国君乐得示好,毫不迟疑地借出了宝贵的土地。

娘娘寨西周城虽不大,规格却高,很合乎“外来户”的心理:宫殿简陋了,会让人瞧不起;城太大了,会让人觉得是种威胁。

总之,该遗址在地理位置和时代方面,均与郑桓公东迁之事相合。“如推测无误,娘娘寨城址当为郑桓公东迁其民之地。”张家强先生说。

公元前772年,郑桓公姬友在索河岸边建造城池,把部族、家属和重要财产安置妥当,这儿就成为郑国在中原建国的根基。

灭虢郐奠定郑国基业

在姬友建成“寄孥”之地的第二年,西周果然爆发惊天大难,申国联合犬戎攻打镐京,在骊山下杀死周幽王,姬友同时遇难。郑人拥立姬友的长子姬掘突,这就是郑武公。

在朝廷大乱之时,姬掘突尽心尽力,力保平王东迁,同时也保住了家族在朝中的地位,他继承父职,仍为王室司徒。

平王东迁洛阳后,姬掘突就有更多机会经营郑国。如太史伯所言,虢、郐国君都不得民心,不是新兴郑国的对手,两国先后被郑国灭掉。

《韩非子·内储说下》记载了灭郐国的过程,非常有戏剧性,不过说是郑桓公而非郑武公所为:郑桓公问清楚郐国豪杰、良臣及有智谋、有勇力的人,然后把他们的名字,以及许诺要赏给他们的良田和官职写在竹简上,在城外庄严地设了一个祭坛,杀了鸡和猪,把血涂在上面,把竹简埋在地里,摆出一副郑重盟誓的样子。郐国国君发现了名单,以为这些人里通外国,便把他们杀了个精光。就在这个当口,郑桓公出兵袭郐,灭其国而并其地。

不管是郑桓公还是郑武公,先借地“寄孥”,再图谋灭掉人家,这样的“资本原始积累”过程并不光彩。郑国虽然强盛一时,郑武公的儿子郑庄公被称为“春秋初霸”,但后来内乱不已,国势不振,或许跟这样的崛起方式有关。

不过,由于地处中原的地理优势,以及东迁之后与殷商后裔的合作,郑国商业发达,文化繁盛,享国达400年之久。(记者 姚伟)

 

(本文来源:大河网 )
关键词:
Copyright © 2010-2014 河南炎黄姓氏历史文化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咨询电话:086-0371-65525379 传真:086-0371-63218083 地址:中国·郑州市花园路2号 邮编:450003 E-Mail:yhshwh@126.com 在线QQ:214863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