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亲会 > 赵氏宗亲崖门“忠义诞”江门借力拓展寻根文化(组图)

赵氏宗亲崖门“忠义诞”江门借力拓展寻根文化(组图)

发布时间: 2015-4-1   点击次数:1238次
信息载入中,请稍等!

百名南粤赵氏宗亲赴巩义祭祖 

325日早上,崖门古炮台举行第二届“忠义诞” 

/图 羊城晚报记者 田恩祥

通讯员 赵善积

3月下旬,从加拿大带着妻女回国的赵文强参加了在江门新会崖门古炮台举行的“忠义诞”,而之前数日,他还和妻女前往河南巩义宋陵寻根祭祖。

江门新会的崖门与河南巩义相距超过1500公里,却因为同是南宋王朝的“赵”姓后人而联系到了一起。南宋在新会崖门海战之后覆灭,留下赵氏后人守着当年的遗迹繁衍生息。每年清明,世界各地赵氏后人都来到新会崖门以及河南宋陵寻根祭祖,南方人、北方人,中国人、外国人,操着各种语言的赵氏后人又走到了一起。

A、巩义寻根搭起文化平台

在河南巩义,北宋9位皇帝有7位葬于此,加上赵匡胤父亲的陵墓,统称为“七帝八陵”。

321日,是农历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河南省巩义市的永昭陵前,来自海内外34个代表团约6000名赵氏宗亲在此隆重举行第六届世界赵姓文史联研总会暨拜祭北宋皇陵大会,来自南粤支会的近百名赵氏宗亲参加了祭祖寻根活动,其中,来自江门新会的代表有十余名。

北宋时,赵氏在中原地区崛起,随着王朝没落,赵氏散落至东南沿海地区。现在,赵氏后代散落于世界各地,本届赵氏祭祖,就有来自美国、加拿大、瑞士、韩国等以及港台澳赵氏宗亲。巩义市相关领导盛赞寻根活动为当地带来的积极影响,因为进行宗亲交流活动时,往往能带动商务合作,拉动当地经济发展。

“赵氏族人的拜祖会,是传承宋文化的盛会,更是激励赵氏后人为先祖增光,为中华振兴、构建和谐、打造平安社会的促进会。”总会主席赵明告诉记者,赵姓人遍布祖国和世界各地,其中,不少有识之士为当地的经济和社会文明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

旅居加拿大的赵文强是新会人,此次带着妻女来到巩义寻根,随族人参观了赵氏发迹地—“犀牛望月”。近年来,各地赵氏族人民间访问交流逐渐增多,赵文强在论坛上表示,“河南巩义是北宋辉煌的见证地,而广东新会是南宋灭亡地,两者关系密切,豫粤两地都散居着众多的赵氏后裔,两地可以充分利用北宋皇陵文化和新会崖门海战文化,举办赵氏宗亲拜祖恳亲大会和寻根民间活动等。”

据悉,目前广东赵氏约有50万人口,多年来,巩义已吸引了世界各地众多的赵氏宗亲前来巩义宋陵拜祖恳亲寻根。对于宋元战场遗址所在地新会来说,能否通过官方民间共同搭建平台,把各地赵氏宗亲也引导到广东新会寻访南宋遗风?多位参与祭祖的赵氏宗亲表示,两地发展寻根旅游前景十分广阔。

B、崖门海战祭祀规模不小

在新会,最出名的古迹应是崖门古战场,南宋与元兵于此最后决战。距离崖门海战遗址9公里之外的古井镇霞路乡,则是有名的皇族村,由太宗赵光义十四世孙赵宗逞在明朝洪武年间创立,与此同时,其兄弟赵宗远又在几十公里外的台山市斗山镇浮石建村,在每年古战场遗址举行的祭祀仪式上,经常可以看到国家级非遗—浮石飘色的身影。这两地,已经成为宋朝赵氏家族后人瞻仰凭吊必到之处,其人文含义甚至可与河南巩义的宋陵比肩。

此次赴巩义祭祖,就有多位霞路村人。70多岁的赵文骋,一直负责编撰当地赵氏宗族的文史资料,其儿子赵学东则是古井镇的文联主席,父子同行,他们既感受到了永昭陵的庞大震撼,济源的赵氏发迹地“犀牛望月”的磅礴气势,也见到了麦田地里的宋太祖、宋太宗陵墓在不同年代遭破坏后如今的修复乏力。

除了古井霞路,新会三江、台山斗山浮石、珠海斗门南门等位于崖门附近的村落,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和说不完的皇族脉络传承,有些后人建起了标榜身份的祠堂,这都成了当地政府推广旅游的重要资源。

近年来,赵氏族人寻根问祖的欲望日益强烈。新会区也在崖门古战场景区恢复了祭祀活动,每年农历四月廿七日由台山浮石、珠海南门、江海滘头、新会三江、新会霞路五房轮值牵头祭祀。

事实上,每年这个时候,新会都有民间自发的祭奠崖门海战英烈的活动,来自珠江三角洲和澳门等地众多的南宋赵氏宗亲,以及杨、文、陆、张、苏等忠臣义士后裔,齐聚崖门古战场国母殿和古炮台,隆重举行忠义诞等活动。

C、寻根文化结合华侨文化

清明临近,又到祭祖时节。回乡拜祖,修缮家谱,不论南方人、北方人、中国人、外国人,同姓见面格外亲切。

“大家都知道崖门海战文化是很好的资源,不是没有好点子,好多年前厉以宁来‘江门论坛’就提出盘活‘皇裔村’。”新会学者、文史研究专家林福杰说,“主要问题是没措施,形成不了合力,景区有自己经营的考虑,镇政府没有将此提高到发展战略地位来抓,乡村中又没有强有力的组织者。”

据了解,目前的“忠义诞”是南宋忠烈后代去年开始组织的祭祀活动。325日早上,来自珠三角和澳门等地众多的南宋赵氏宗亲及杨、文、陆、张、苏等忠臣义士后裔共1000多人集聚在崖门古炮台祭拜。另外4月份还将举行祭祀杨太后的“国母诞”。不过,这些活动的影响力非常有限。

“如果捆绑华侨文化的话,可以得到政府公开支持。” 林福杰建议,“可以打造华侨文化为外壳,利用氏族聚力,名正言顺。”他说,皇裔村同样是著名华侨村,“新会的赵氏文化特色,带着明显的‘侨’字色彩,这里的赵氏皇裔村华侨名人多,优势突出。”

他认为,由于局限性,新会的赵姓寻根文化需要以华侨文化来包装,“还是华侨文化的一部分,但‘暗藏’氏族文化,否则缺少内在动力。”

这一想法与新会文史研究学者黄少玮不谋而合,黄少玮认为:“南宋最后一个皇帝的逃亡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高度吻合,从侧面而言,崖门海战,又恰好见证了新会与东南亚的华侨移民之路。”他介绍,崖门海战宋军大败后,有许多军民驾船逃亡至印尼、马来西亚、越南等国家,这是新会乃至中国历史上最早、最大批的华侨之一。明朝郑和下西洋,运回满舱红木,促成明代京作、苏作、广作古典家具制作的高峰期。这批华侨的后裔也看到了国内红木市场的巨大商机,于是将大批红木从南洋各国贩运回新会,再将新会出产的大量陶瓷、葵扇等出口至东南亚。

“显然,从新会远走南洋的华侨就是沿着海上丝绸之路出去的,不仅促进了新会与东南亚商贸的纽带关系,更促成了新会明清时期古典家具业的兴盛发达。”黄少玮说。

田恩祥、赵善积

(本文来源:羊城晚报地方版(广州) )
关键词:
Copyright © 2010-2014 河南炎黄姓氏历史文化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咨询电话:086-0371-65525379 传真:086-0371-63218083 地址:中国·郑州市花园路2号 邮编:450003 E-Mail:yhshwh@126.com 在线QQ:214863114